第二百五十五章 尾声(二)(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顾锡东?

真的是他!

南北心中涌出的狂喜却被理智的冰水给浇灭了。

他是昨天预约咨询的病患,他……的抑郁症复发了?

意识到这一点,南北脸上最后一丝强撑的笑意也崩塌了。

“坐吧。”南北手脚冰凉地走过去,指着咨询桌对面的椅子,示意顾锡东坐下。

顾锡东沉默地瞟了眼她身上的志愿者背心,扯开椅子,皱着眉头坐下。

“你,你的病,什么时候复发的?”南北竭力让自己的表情和声音显得正常一点,可她发现她做不到,这一年里,她帮过那么多的病患,为数不清的人做过心理咨询,可现在面对他,她发现她什么也做不了。

就连看着他的眼睛,她都做不到。

“谁说我病了?”对面突然传来他独有的低沉嗓音,仔细听,似乎还能听出他语气里隐隐透出的不满。

她缓缓抬起头,漆黑的眼眸里倒映出他英气的面庞,“你,你什么意思?”

顾锡东皱着又黑又浓的剑眉,“该我问你吧。我刚军训完就迫不及待地来见你,你却问我是不是病了,南北,你……”

“啊——你没病!”南北突然大叫起来,她又笑又跳的朝他扑了过去,顾锡东只来得及张开手臂,就被南北撞了个趔趄。

他哭笑不得地扶着桌子稳住身体,听着怀里的女孩子半带哭腔地埋怨他“你吓死我了,顾锡东,我见到你,还以为你的病复发了呢,呜呜……顾锡东……你吓死我了……”

“我以为你到北京了会让我去接你……可你连个电话都没有就去什么军训基地了……你不给我打电话……我以为……以为你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你……”

原来如此。

顾锡东恍然大悟之余,心里涌上满满的感动和心酸,看来这一年,他的小夏洛过得可不怎么好呢。

“傻瓜,我是不想打扰你学习。而且这次华大军训特别严格,手机没收,不准和外界联络,我只能等军训完了再来找你。至于你说的女朋友……”

怀里的身体猛地一颤,顾锡东笑了笑,挑起她的下颏,神情无比认真地说“我的女朋友,不就是你吗?”

南北被他水润润的眼睛盯着,没过一会儿,脸就变成了红苹果。她垂下眼帘,小声嘟哝说“谁是你女朋友。”

“不是吗?那好吧。”顾锡东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