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准生证(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韦玮志得意满地说干餐饮挣的是血汗钱,干工程挣的是苦力钱,干电站挣的是稳当钱,干矿业挣的是暴利钱。

我不无担心地说矿山本来就是国家管控严格的生意,如果大炉沟的铜矿真的有那么赚钱,国家早就伸手了,还能等到你来?

韦玮说大家都这么想,猪也就这么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生意本来就是一场赌博,如果我答应和韦玮一起做铜矿,那不是一件小事,足以让我无暇纠结于这些儿女情长上。但那巨大的投资,绝对不是我能一口吃的下来的。

合作,别无选择。还是一如既往地合作方式,我和韦玮默契地达成了协议。

自从开始开矿山,从筹备开始,我过去做过的所有生意简直就是小儿科了。第一步当然是勘探,勘探的结果令人振奋,从单位含量到矿储量都比我们原来预计的要好,而且勘探远没有到达极限,铜矿储量仍有可能继续增加。

我们拿着专家的鉴定和勘探报告,到处奔跑。首先是说服古锦县本地官员。首先在就业上,就能让古锦达到饱和。失业率直接可以达到0,你给我多少优惠政策,我就将企业做多大。二是利税上,不亚于两河口水电站,而且和两河口水电站相互依存,共同发展。上网电价很低,但是国家统管了的,在水电行业,夏天的电用不完,冬天没电用,这已经是一个痼疾。湿法冶炼铜,可以使用大量的电,作为电站富余电力的调剂。三是政绩上,绝对是近年来贤平市最大的一个项目,大功一件。这是古锦县经济实现腾飞难得的机会。

我抛出的三段论有了作用,古锦县委郎书记表示大力支持,像支持两河口水电站一样支持我,要地有地,要人有人。当然,和以往一样,要把古锦县国资架上马车和我们一起奔跑。

大炉沟,将成为一块热土,连通古今,我仿佛看见了澄黄的铜块,源源不断地从流水线上下来,那就是金块银块。

在众人心目中,有矿好像马上就能赚的盆满钵满,,殊不知,有矿可不够!还得有证!想开采,有一堆的手续证明等着你办,一年半载跑无数部门那是家常便饭。

最大的阻碍来自环保部门。环保许可是矿山许可最重要的“准生证”,接生婆就是环保部门。他们同意了才能生,否则,就憋死在娘胎里吧。

不论古锦县和环保局商榷多少次,环保局总是给出保守的结论。说到底就是不想负责任。说实在话,开矿没有一点污染怎么可能,但至少要给我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