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我来自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别说流民,那些巡妖卫、肃妖校尉,甚至整个南州,也少有几人能站在本将面前,不是战战兢兢,卑躬屈膝的,唯独你……”

“你眼中并无本将,甚至也没有这肃靖司的规矩,你的眼中,有视天下如一的狂妄,本将实在不知,你的狂妄从何而来。”

李玄策抬眼皮,目光落到他身上。

“……”

江舟沉默。

他狂妄吗?

或许吧。

他这种来自现代文明世界,发自骨子里视一切平等的意识,在这个世界,确实狂妄到没边了。

只是这人的眼睛,也太贼了吧?这都能看出来?

李玄策收回目光,又道:“说吧,你是何门何派?到肃靖司所图为何?”

门派?

江舟听得微微一愣。

李玄策见他神色,却以为自己说中了。

似乎知道江舟不会说似的,自问自答道:

“看你谈吐,不是一般人家可养出,还颇有几分书生意气风骨,是稷下学宫?是儒门?不对,那些酸腐之辈,自命风骨,不会自降身份,做这种遮遮掩掩之事。”

“你体内气血虽弱,也毫无修炼痕迹,却已有几分纯阳气象,精纯已极,”

“我兵家所修,虽也精纯,却霸道锋锐,可不像你这般滑头。”

“天下间能炼出如此精纯的纯阳气血的,不外乎三处,”

“纯阳宫、龙虎道、大梵寺,不过这三处非道即佛,你身上毫无佛道气息,”

“你这不显山不露水的,看着像是毫无修炼气息,但从你的心跳,血流,筋肉,外皮,本将一望即知,”

“如此内敛,倒和纯阳宫有几分相似,”

“只是纯阳宫道人,乃于真阴中修一点纯阳,天生带着几分冰寒之象,你也没有……”

李玄策打量着他,越看越好奇:“本将倒是很好奇,到底是何人能教出你这样的弟子来?”

“……”

江舟半张着嘴。

很想说一句佩服佩服。

明明我什么都不是,给你扯了这么大一通出来……

精纯的纯阳气血?

难道是龙刍的原因?

五烟罗能隔绝他的气息,可没想到龙刍对他身体上潜移默化的改变,在李玄策这等人物眼里,还是无所遁形。

李玄策这时又忽然道:“如果你还要否认,那不妨,先告诉本将,此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