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葑篇 第十九章,秭归(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有额官唤“席王到”,万般不愿可也只得随了这凡人的礼数屈膝跪地的迎接那传言里的席王。

跪在地上,听着那渐微渐进的脚步声,又用着余光瞥到那一袭淡紫色身影。

光亮华丽的贡品柔缎,在冬日的月光下折射出淡淡光辉,穿在他的身上舒适飘逸,形态极富优美。

终是忍不住微微抬头瞧着从我跟前走过的他,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微仰着头,微微一笑,不分性别的美丽,那般的惊心动魄的魅惑。

我从不知道可以有这样一个男子生的那般美丽,不似男儿气的美丽,换做女装妥生生便可扮作个女儿像。

他唇齿微动,吐露出,“起来”二字。

我与云珂复归座位,看着首座之上他与她的互动,不免心生羡慕,看了眼旁边的他,想着也与他做那样亲昵的动作。

可他却双眼紧盯着席王辇郁,左手还不自觉的捻搓着衣角,他在想事情,想的很入迷的。

“在想什么?”我问他。

他没回我。

我接着问,“可是有什么发现?”

这一次,他回了我,依旧用着密境腹灵回我,我与他的交谈所有都是密境腹灵,皆因交谈内容太过匪夷所思,若是叫别人听到只会觉得我与他皆是病得不轻了。

他说,“原只想着这齐葑有什么上古神器从而吸引怨灵聚集,而今瞧着这席王,才晓得原来是有人习了簋灵术。”

簋灵术?我瞬间愣住,万年前神魔之战,便是魔族鹭翎公主偷习了簋灵之术才致使吏音仙上魂归九清,父神身归混沌。

最后,还是上一任的魔君虚乐以身术法才将其困在岐宁塔中万年不得出的。

而今,在这齐葑竟又有人偷习簋灵术。难道幽冥亚岁之事其中有魔族人的手笔?

若真是如此,那当真得好好关注了。

那一战,三族死伤无数,神界修整万年方得以恢复生息,实在是经不得再一次了。

那一场宴会以珊珊然奢靡而开,座无虚席,高朋满至而贺,却以燎火冲天而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