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4章阎王也得可怜我几分(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毛山君指尖噬阴白焰刚刚燃起,任夫人的肚子就开始剧烈起伏,似乎内部有怪物想要挣扎而出。

周围侍女惊声尖叫,任文器哆哆嗦嗦地指着老婆,如同抽风般,惊得说不出话。

毛山君挥手让任文器等人出去后,一个婴儿稚嫩的求饶声在屋内响起。

“我没有时间跟你废话,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我若满意,井水不犯河水,我若不满,魂飞魄散,不得超生!”

毛山君随手拿过把椅子,四平八稳坐于其上,金钱剑横放掌心。

“道长明鉴,我生前乃是潭西镇村民,百多年前湖广五省大旱,田中颗粒无收,朝廷发下来的赈灾粮却虎门县县令等贪官污吏克扣,导致我一家老小六口全部饿死,小的心有不甘而死,却不知为何魂魄未散,一直在乱葬岗游荡。”

屋内声音虽然稚嫩,但言语逻辑清晰,并不似很多执念深重的鬼怪,三句话离不开化鬼时的执念。

“那为何如今来任家府中作怪?”毛山君继续问道。

“当时虎门县县令就是任家先祖,小的不服,一直想找任家鬼讨要说法,谁知数百年来,他们任家竟然没有不得好死而成鬼者,任家墓园风水极好,阴气旺盛,我便一直在墓园修炼。”

任家家大业大,祖先虽然不地道,但借助袁都师的衣冠冢镇压气运,发展十分顺利,枉死者少,善终者多,阴风入冥,自然无鬼。

“因为是饿死鬼,小的在寻找各种灵食上还有些本事,本来想着占了任家墓园,修炼有成,也算消解了心中怨气,但五年前任家墓园忽然来了名蒙面人,似乎在墓园布置了什么法门”

蒙面人!

导致潭西镇变化的难道就是这名蒙面人?

毛山君精神一震,金钱剑嗡嗡作响,几欲直飞,寒声喝问:

“将那人身材、习惯、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全都道来!”

或许是感知到毛山君的反应,任夫人肚子中的鬼怪似乎被吓傻了般,呆呆不动,不再挣扎,而后赶忙将能想起的事情全都和盘托出,唯恐那剑直接刺穿任夫人肚子。

据这饿死鬼所说,对于蒙面人布置的阵法它丝毫不懂,只记得当时地面震动几下,墓园似乎与之前就不一样了。

但具体不一样表现是什么,它自己也说不出来,而那人呆的时间不长,从头到尾只对它说了两句话。

——咦,难得见饿死鬼能忍住不去人间偷食,难得身上没有煞气

↑返回顶部↑

目录